鍋島直茂像

一、將門虎子

鍋島直茂,幼名彥法師,本名為鍋島信生,到了五十一歲時才改名為直茂。鍋島氏原本只是肥前本庄村的鄉下土豪,但在享祿三年,大內家重臣杉興運率領大軍入侵肥前討伐少貳氏,由少貳氏家臣龍造寺家兼以少數兵力對抗杉興運大軍之「田手畷之戰」當中,直茂之祖父鍋島清久及父親鍋島清房,率領披著熊毛皮、帶著鬼面具的精銳騎兵,從側面攻擊大內軍,造成大內軍驚恐而遭到家兼的擊敗,立下赫赫戰功,家兼感謝之餘,將孫女嫁給清房,與鍋島氏結為親家,直茂即為兩人所生之子,從此,鍋島氏即與龍造寺家之命運始終相連。

二、
扭轉劣勢
 
龍造寺家發生滅門慘劇之後,龍造寺隆信還俗繼承家督,據說成為寡婦的隆信之母慶闇,慧眼獨具,看好直茂之武勇與聰明,便決定再嫁喪妻的直茂之父清房,將兩家再次緊密結合,隆信與直茂便成為義兄弟。當九州首強大友宗麟派遣大軍層層包圍隆信據守的佐賀城(佐嘉城)時,眾將坐困圍城,一籌莫展,唯有直茂提出以少數精銳夜襲敵軍主將陣營的意見,在慶闇以言語激勵之下,為隆信所採納,直茂率領少數敢死隊趁夜突襲宗麟之弟大友親貞設於今山的本陣,親貞戰死,大友軍敗退,是為「今山之戰」。直茂的膽識,將龍造寺家從劣勢整個扭轉過來,開啟了隆信後來立足肥前而雄霸一方的局面。

三、
智抗島津
 
南九州的島津義久島津義弘、島津歲久、島津家久四兄弟齊心協力,將島津家勢力從南九州往北拓展,曾經降服於龍造寺家的有馬晴信轉而投靠島津家,隆信大怒,率領大軍進攻有馬晴信,島津家久率兵渡海支援晴信對抗龍造寺家。直茂向隆信建言,由其擔任先鋒,先確認敵軍情況,再由隆信出陣,但隆信自信滿滿,一笑置之,親自站上前線,未料「沖田畷之戰」的結果,在家久巧妙的布陣下,隆信戰死,接到戰敗報告的直茂,負責重整喪失主帥面臨軍心崩潰的殘軍,迅速退回肥前。島津軍持著隆信的首級直逼佐嘉城要求開城投降,直茂擁立隆信之子龍造寺政家繼位,斷然拒絕接受隆信的首級,並稱:「名門龍造寺家沒有降服二字可言,請島津軍儘早來攻以領教肥前武士的厲害」。家久見無法屈服龍造寺家,便引兵而退。直茂雖忠心輔佐平庸的政家,但政家不聽直茂勸諫,仍然選擇在島津軍北上進攻大友家時,向島津家投降,直茂急派使者晉見豐臣秀吉,表示龍造寺家雖然屈服於島津家之壓力,但心中熱烈期盼秀吉早日進軍九州,並願意擔任先鋒,嗣後直茂更以「死諫」方式,迫使政家宣布斷絕與島津家的往來,轉投秀吉派遣的九州征討軍,再一次拯救主家的危機。

四、
佐賀籓主
 
秀吉抵達九州之後,召見直茂,特予嘉獎,另外分封肥前北部的領土給直茂,鍋島家形同自龍造寺家獨立成為大名,但直茂仍然擔任龍造寺家的執政。嗣後,直茂亦接受秀吉之命渡海進攻朝鮮,但秀吉病逝後,直茂預見德川家康將會取得天下,便積極與家康交好,在家康決定討伐會津的上杉景勝時,直茂之子鍋島勝茂率軍參戰,但勝茂在中途卻轉投石田三成組織的西軍,並參與了進攻伏見城的軍事行動,直茂急命勝茂向家康解釋,由於家康與直茂有盟約,家康便命勝茂返回九州,與直茂共同出兵柳川城,攻擊參加西軍的立花宗茂,因此軍功得以免除「關原會戰」之後被家康追究參與西軍之罪。直茂在繼母慶闇過世後,再也沒有任何羈絆,完全掌握龍造寺家大權,當主公政家之子龍造寺高房成年後,也拒絕返還國政,還把他送往江戶,據說後來高房被直茂下毒而憤死,政家未久亦病死。與江戶幕府交好的直茂、勝茂父子,一併繼承了原主家龍造寺家的領土,成為佐賀籓主,直到二百多年後的明治維新為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hbobo 的頭像
thbobo

TH的足跡

thbo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