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0824

梵諦岡教廷雖然是小小的羅馬城中之國,畢竟不是屬於義大利的領土,所以還是另外單獨記述,以資「正名」。這個國家與義大利的國界,就是一條馬路而已,很容易前腳還在義大利,下一步就踏入梵諦岡,反正也沒有任何國境檢查。教廷的中心,就是舉世聞名的聖彼得大教堂,兩旁分立聖彼得與聖保羅雕像,興建之初,歷經布拉曼帖、拉斐爾、米開朗基羅等大師的參與,嗣後還有貝尼尼設計柱廊,在建築史上聚集這麼多大師級人物參與,相當罕見。面對聖彼得大教堂方向,往右方看去,掛著紅布的窗戶那間,據說是教宗的辦公處所。每逢週日中午,教堂前的大廣場就會聚集虔誠的教徒,等待教宗出現。站在廣場中央的埃及方尖碑下,想到丹布朗的「天使與魔鬼」小說提到某個主教屍體被哈薩辛擺放在此處,引起騷動的情節,有種現實與想像交錯的奇妙感覺。

DSCN0857
掛著紅布的房間據說是教宗的辦公室

DSCN3734

聖彼得大教堂內部採光良好,每個角落都是大有來歷,一進門就會看到米開朗基羅的「聖殤」像,總是圍觀著眾多遊客,中央圓頂據說也是米氏擔綱設計,圓頂下方華麗的銅製天蓋,則是貝尼尼的作品,四處放著許多馬賽克鑲嵌仿畫,例如拉斐爾的「主顯聖容」(真跡就在梵諦岡美術館內)等等,可看之處不少。我們先後到訪兩次,一次遇到嬰兒受洗,一次遇到新人結婚,能在大教堂裡進行這些儀式,或許是許多虔誠的基督徒的願望。

DSCN3676
米開朗基羅的聖殤像,一入教堂的右側就可以看到

DSCN0840
氣派的圓頂

DSCN3682
貝尼尼設計的華麗天蓋

DSCN0845
仿拉斐爾名畫:「主顯聖容」的鑲嵌畫,不仔細看還看不出是一片片的馬賽克拼出來的呢!
DSCN3709
超巨大的小天使,跟真人大小差不多!

DSCN0850
嬰兒受洗

DSCN3699
新人結婚

DSCN3714
著名的瑞士衛隊服裝

相較於聖彼得大教堂,梵諦岡美術館內眾多大師畫作及古羅馬精美雕像,才是我們到訪梵諦岡的重點,先來看看大教堂後,決定幾天後回到羅馬時,再來好好逛逛梵諦岡誘人的美術館藏。冬季的梵諦岡美術館只開放到中午,所以有心者,務必早一點來排隊,雖然地鐵有一站就叫做
Cipro-musei vaticani,但根據我們的「實戰經驗」,不建議坐到此站再下車,應該提早一站在Ottaviano下車,那天早上還不到九點,當我們興沖沖地下車走到美術館入口時,長長的排隊人潮,讓我們看不到盡頭,順著隊伍外圍繞了好幾個轉彎,才看到隊伍末端,這段路就走了超過五分鐘,還不如直接在前一站下車,離隊伍末端還近一些呢!排隊期間,不時有當地人以導覽為名招攬黃牛票,他們都是集團性行動,動員許多人,在隊伍末端向遊客遊說,在每個轉角佔位置,越接近入口就藉機與自己人說話而胡亂帶著購買黃牛票的遊客插隊,觀光客幾乎都是外地人,面面相望,就是沒人敢吭聲,腦海中想著萬一是黑手黨怎麼辦吧?義大利人不守規矩,亂七八糟,可見一斑。我們從九點排隊到十點二十分左右才順利購票入場,花的時間代價可不少,如果時間不允許,最好放棄參觀梵諦岡美術館。

DSCN3587
排隊人潮把梵諦岡外牆繞了一大圈

旅遊書上都說可以依照自己的時間需求,按館方建議的數條參觀路線把各建築物之間的館藏欣賞一番,我在不同的旅遊書上看過有的介紹先走拉斐爾陳列室再下到西斯汀禮拜堂,有的推薦先走西斯汀禮拜堂再上去拉斐爾陳列室,我就自作聰明,認為離閉館只剩下二個多小時,應該先去西斯汀禮拜堂欣賞米開朗基羅的「最後審判」與「創世紀」,把最重要的館藏看完後,再依序參觀包括拉斐爾陳列室在內的其他作品,結果進館後經過美麗的走廊直驅西斯汀禮拜堂,幸運地在西斯汀禮拜堂內找到座位,攤開書一一比對坐著看壁畫(百分之九十的旅客都只能站著看畫,最好進入禮拜堂後站在靠近兩側座位的位置,一有空位才有機會悠哉坐著看畫,否則一直站立仰著脖子看周圍壁畫非常辛苦),花了將近四十分鐘才滿足地離開,關於「最後審判」及「創世紀」的細部介紹,有許多相關書籍可以參考,這裡也有格友Kuan的一篇詳細說明可供參考。除了天花板上方「創世紀」及祭壇背後的「最後審判」以外,四周其它的壁畫也都是文藝復興著名畫家例如「波提且利」、「佩魯吉諾」的作品,只是在米氏巨大的盛名籠罩下,未能受到多數遊客青睞,不妨順便欣賞一番。

DSCN3596
通過地圖走廊,向西斯汀禮拜堂前進

DSCN3652
西斯汀禮拜堂內部。
請容我提醒:此處禁止拍照(當然,我是偷拍的!)

DSCN3661
天花板的創世紀(要拍得這麼清晰,非常不容易,一方面要坐著拍才行,另一方面要躲避館方人員迅速偷拍!)

DSCN3643
內部光線昏暗,效果很難掌控

DSCN3637
放上來的都是少數拍得比較清楚一點的,大部分都是失敗的照片。

DSCN3617
祭壇後方的「最後審判」

我們高興地談論著剛才的幸運,順著指標,走著走著竟然走到建築物外面,咦?怎麼回事?趕緊詢問外面的工作人員,告訴他我們想要去拉斐爾陳列室,沒想到回答竟是晴天霹靂,他告訴我們,這裡是出口,我們已經錯過了!可是剛才只有一條通路啊?根本不可能回頭,因為下到西斯汀禮拜堂都是單向管制,這表示館方已經規劃好把西斯汀禮拜堂當作訪客的最後一站,參觀完就請你離開囉!再仔細回想,在進入西斯汀禮拜堂之前,有看到指標上樓可以參觀拉斐爾陳列室,參觀後可再下樓參觀西斯汀禮拜堂,但當時我以為可以像其他美術館一樣,任意出入參觀的,便直接往西斯汀禮拜堂前進,誰知道動線是單向管制呢!我也沒有看到旅遊書特別提到這一點咧!或許館方鑑於參觀人數過多,做了一些變化,也或許不同時間管制方向會變動,無論如何,我自作聰明不按照既定順序參觀的結果,就是花了一個多小時排隊受氣,卻只在美術館內看了四十分鐘的西斯汀禮拜堂。我的拉斐爾呀
~,我的老婆大人啊~,我真是對不起你們!這算是這次在義大利之旅最大的遺憾吧!

 

 

a quickr pickr post

    全站熱搜

    thbo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